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
在这里小憩 喝一杯清茶 和朋友聊聊 写点杂记 送给朋友 也留给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已老矣, 玩心依旧!

网易考拉推荐

最难忘的三个八一建军节《三》(2011--047)  

2011-12-21 23:33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   越南险途中过的八一建军节
  (这是在八月份写的三篇回忆建军节文的最后一篇。因未等电脑自动关机终止,先关了电源而与其 它一些文件一起都丢失了。但几天前,又在另一文件夹中发现,这就又发到博客中,以完成全篇。) 
             无以相对的中国友谊关关楼。 
最难忘的三个八一建军节《三》(2011--047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         凭祥至越南北江之间最宽、最好、没有蒿草的路段。
最难忘的三个八一建军节《三》(2011--047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 

   65年,我以总部援越技术专家组,一个兵种组长的头衔,带十余名成员,赴越南执行技术援助任务。八一前夕,总部驻凭祥工作组指示,视情安排,自行组织,回凭祥过八一建军节。

  从我国凭祥到越南北江的道路,大多路段就是旁山依水,弯弯曲曲的盘山单行悬崖路,路面距水面有高有低,相差高的有几十米,相差低的近乎相平。路面上,除了车轮压出的两条泛白的车辙沟外,全都是长着两三尺高的蒿草。

  八月一日上午,我们的苏产嘎斯51型卡车,从北江附近一个林地出发回国。离开北江大约有三、四十公里时,就看见前面出现了以前沒有遇到过的情景:有七、八辆车一连串地停在了路上。走近并下车到前面看时发现,在一处用来会车的猫耳道(把靠山一侧挖进两米多宽、六七米长,用以会车的路面加宽处)路段,不知是在什么时候,被炸了一个有两米左右深的大弹坑。在弹坑前边三、四十米远的路上,还有一个露着小半截弹尾,约百磅重的未爆炸弹,有几个人正在那排弹。弹坑外侧距崖边,虽然还有一米多宽的路面,但路基已松塌,前面还有未爆炸弹,因而,经过的车辆不能通过,就都停在了这里。看来,哪个车也沒有配带电台,无法和自已的部队或上级联络;想在这两三米宽的路面上掉个头返回去,也是难事,只好就都在这一起共同自救了。约过了十来分钟,排弹的人中有人大喊,大家往里靠、卧倒!之后,便将炸弹推到路下十米深的河道中。结果,炸弹并没有爆炸!

  随之,大家便开始用随车带的,能用上的所有应手和不大应手的工具,翻土填坑;有的则找石头往弹坑中扔。当弹坑填得快一半的时候,因为路窄、人多、天热,车碍事、我们也是忙活得一身大汗。于是,我便想到山上高处看看,还能不能有什么路?就让我身边的一个技术员,去把我们的人都叫到我们的车边集中。大家到齐后我说,“场地太小,也用不上这么多人,随我上山去看看铁路在哪?还能不能有别的办法?” 当我们爬上大约有五十米高的时候,下面一声巨大地闷响,感到山也摇晃,沙石劈头盖脑地砸到身上。定神看时,下面烟雾弥漫......

  喊着我们的人,赶快往山下冲。

也未弄清准确的炸点位置,还有一枚未爆弹,这时爆炸了!弹坑里侧崖上崩下来的土石,把弹坑也填个半满,有好几个人受了伤,有的象是己经牺牲了!

  大家赶快料理受伤战友,继续平弹坑,要在美国飞机常常是在下午开始的侦察、轰炸之前,越过距我国最近的越南北方城市凉山(美国飞机活动不过凉山),回凭祥。

  快五点时,我们的车到了两国界碑前。因越南没有关楼,只是在离界碑五六十米的山坡上,设有越南边防检查站。照例,越南检查站下来一个人,围着我们的空车看了一圈,互打了一下着呼,放行。

  过了界碑进入友谊关,回到了再没有了美国火箭弹、炸弹随时会从天上掉下来这种担心的,也还不太强大的祖国。

  过了友谊关关门后便看到,在友谊关到凭祥之间的一段有三、五公里长的路边,一辆挨一辆地停着崭新的解放牌卡车。清楚的知道,这又是要无偿地援助给越南的战友加兄弟的。而这个兄弟,我们每次拉器材物品去越南时,越南边检人员,是大多不从他们那个,建在几十米高的山坡上的几间平房前下来的,一摆手就放行。而每次从越南出来时,是趟趟要下来详细检查的,只要不是我们的东西,一块弹片你也别想明着拉回来!

  庆幸,那天下午,美国的飞机没有到我们的回国路上这边来。

  战争年代,虽然有牺牲的事,但也是太平常了,并不被人们所惊异。更不会像现在一样,只要有一点事,便会有什么级什么级领导人亲自看望、慰问,外加上动扎就会是多少万的补偿。可这次的险情,对于我们十几个之中的每一个个人来说,确都是生死悠关不平常地一遭啊!

  晚上,在凭祥的一个礼堂里,看了一场什么演出?也记不清了。但可记着的,是总部工作组很“关怀”我们,发给的是前几排的座位(小号)票。可当时凭祥这个礼堂比较各掰,它的座椅号,是倒排的:进门是从一排开始,号最小,台前一排号最大!结果,我们拿着小排号的票,确是坐到了最后的几排上!因坐得远看不清楚,加之前遇兴奋灶点未平,也沒心思看完,就一齐走了。沒有集会、没有看望、也沒有庆宴,乱哄哄地继续过完了这一年的八一建军节!

  因为我喊大家上山,是喊,但在军队,尤其是在战争环境下,这就萛是命令吧?大家得坚决执行!不然,在我们的人中,或不知是虽?或是我自已?或是几个人?可能就要逃不过这一劫了!

   事后,大家又将是如何崇拜起我来?可想而知!

难忘的三个八一建军节《三》(2011--047) - easezhang - easeFLV的博客执行任务前,想了又想,沒舍得把在六十年代初,用了我近一年薪金买的《康太克斯》照相机带上,怕出现意外损坏了,或失掉了。沒能留下这次所遇的照片,也是憾事一庄!

这个八一建军节,也终生难忘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我舍不得带到战场的康太克斯相机,虽被我五马分尸过几次了,但至今还能使用。  卡尔.蔡斯镜头的成像,也是非常的锐利、清晰而柔润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