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
在这里小憩 喝一杯清茶 和朋友聊聊 写点杂记 送给朋友 也留给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已老矣, 玩心依旧!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和照相机的故事~10.1~(2016--176)  

2016-12-25 10:42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将是一生缘

——我和照相机的故事

 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文君冬路

   (这是零九年,照相机杂志社卢月珠总编辑和我一篇邀稿的原稿,删编稿发表在该杂志上)

   一、初识照相机
  七岁那年,母亲把我从松花江南岸的哈尔滨,送回到江北六十华里的呼兰河北岸,住着爷爷的呼兰老家。 老家和写《呼兰河传》的女作家肖红的家,同在一条南北走向叫南二道街的街上,相距不到一华里。萧红的家在南边路西,爷爷的家在北边路东。 由肖红的家再往南大约一华里,就到了这条街的尽头,也便到了与街成丁字形东西流向,象
玉带淑女一样宽阔、美阳的呼兰河。
         写呼兰河传的女作家萧红故居的院门及住房。
哈尔滨.萧红故居 - liudingran - liudingran的个人主页哈尔滨.萧红故居 - liudingran - liudingran的个人主页

 在呼兰河与松花江之间一望无际的阔野里,除了有个叫新松甫、有个叫徐家,还有个叫狼家窝棚的,和另有几个叫不上名字的,住家都非常少的小村庄外,大片大片的,便是长着没人高的芦苇和说不清的,开着各种各样颜色的大花、小花,或有茎、或无茎的野花和蒲草的湿地。 数不清的,一个一个的,大小不一的,有孤有连的水塘,象珍珠般地镶嵌在其中。个个水塘的周围,都长满了塔头墩,象是大自然特意为人们准备的坐椅。 置身之中,所见到的景象,就犹如航行在大海中所见到的一模一样:水碧、天兰、白云、飞鸥;而在这里,还要有多出的绿、芦草;满天时起时落的野鸡、野鸭和大雁,比追随着大海航船飞行而觅食的大群大群的海鸥还要多……与儿时的小伙伴们一起,常常到呼兰河里去游泳,或选在只有200-300米宽,河面最窄的地方游过河,再到河南岸的草丛中迷藏嬉戏,呼吸这里甜润的空气。 有时, 还能够拣到许多的野鸭蛋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  宽阔美丽的呼兰河及南岸无边的湿地。
我和照相机的故事~10.1~(2016--176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我和照相机的故事~10.1~(2016--176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我和照相机的故事~10.1~(2016--176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我和照相机的故事~10.1~(2016--176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 
  在老家所在的大院中,有一家相处得非常好的邻居,她们是满族,女儿管妈叫“额额”。听别人说,这家女儿的爸爸是大医生,过世好些年了,家底很殷实。现在,她们家里象是也只有母女两个人了。 按老人们的排辈,我管邻居家唯一的这一个女儿叫大姐。她家姓关,这个大姐叫关素卿。平日里,我也就叫她关大姐。
  关大姐当时可能有二十七、八岁,因为在小孩眼中的大人,总是被看得特别的大,看她就象是妈妈一样大的人。关大姐是呼兰劝学学校的老师,正是这些因由,关大姐把我带到劝学去插班读二年级。劝学是个中、小学合制的学校,在没有高等学校的呼兰城里,那可是个了不得的学校了 。 所以了不得,这还是一所日本人直接管辖的学校,学生都穿统一的校服、男生戴一样的校帽,比起呼兰城里其它几个学校的学生,这里的学生,就显得神气得多。
  一天中午刚下课,一个骑着高头大马,腰间挂着长长军刀的日本军官和几个汉奸、二鬼子之类的什么人,还带着许多东西,进到学校里来。 过了一会,就在学校大操场的操台前,用三条木腿架子,支起一个浅红色的大木盒子来,比很多同学的个子都高。不知是从那儿传来的话说,是要照相。 出于儿提时的好奇,我也和好多同学们一样,都没有回家吃午饭,俄着肚子也要看看照相是怎么回事。 由于同学们都想挤到木盒子跟前看,次序也就一下子混乱了起来。当时就看随着日本军官一起来人中的一个人,指着学校的什么人,比划着说了什么?这之后,就出来一些老师,指挥看热闹的同学们离开木盒子有三、四米之外,也不按年级和班级,就地杂乱地排队,排成了一个象英文 n 形状的马蹄圈,木盒子正好就在 n 字形马蹄口上的中间。我被排到了 n 字形马蹄口一个侧边,快到顶头的地方,又在几层人的前面,离木盒子很近,照像师的一举一动,都看得很清楚。和我挨着的是一个高年级的同学,他很懂得照相术, 他看这次照相和我看这次照相的心思,肯定是不一样的 。 不知为什么,,他对我很关照,或是他不愿一个人再挪动位置,而把我也拉了出去。 到了后边一点的地方后,他小声地告诉我,“照相时,照相机会吸人的血,离远点吸不着”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解放初期的室内古董三角架式老照相机(木质座机)_第5张_7788收藏__中国收藏热线
  日本军官坐在一些大都是戴着眼镜人的中间,这些人可能都是校长、教务长或是有资格的老师或是还有什么人? 在这些人中,没有看到有我的关大姐,在能看到的地方,也没有看到她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照相开始了 。 只见摆弄大木盒子的人,一会比划着被照人的坐势,一会又把头钻进蒙在木盒子上的一 大块黑布里。 没记着是在折腾了几回以后,又看那个人把像是水碗一样的黑色的圆桶桶,扣在了木盒子前边像猪嘴一样的照像镜头上;又将一个方的扁木盒子插到了大木盒子的后边,并拉出来一个廉子。然后,他就边举起一个手来在木盒子上边摇晃着,一边对照像的人们喊着:“往这看,不要动,不要动......”另一只手,随即把盖在镜头上的黑色圆盖子拔下来,在空中绕划了两个圈,马上又扣了回去。而后,就向照相的人们着了着手说:“照好了!” 再后,便有个老师出来对着看热闹的同学们大声说:“照完了,都回家吧!”
  事后,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爷爷,并问爷爷照相是不是要吸人血? 可读过多年私塾的爷爷也说不知道。照相吸血,可能就是看到过玻璃底板上的人脸被涂红,而又不懂照相术的人讹传的结果。对这样的讹传,连有学 ·》 问的爷爷都说不清楚,可见,别人又怎么能会不相信呢!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已经是有了皮腔的,照像镜头里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也装上了快门的老式照相机。
  过了一些天,照出来的照片被装在一个大镜框里,挂在了学校一栋房头的掲示板墙上,挂了好些天。
  自这以后,照相机的神奇,就深深地留在了我的心里。 这是我在有所意识的心态下,第一次见到照相机和照像。但这也确是我与照相机结缘的开始。
  在这以后人生的漫漫长路中,照相机平添了我生活中许许多多的故事。     
美丽的呼兰河《二》(2016--007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
 我的小桌上容纳着一个大d世界(2014--009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7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