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
在这里小憩 喝一杯清茶 和朋友聊聊 写点杂记 送给朋友 也留给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已老矣, 玩心依旧!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和照相机的故事~10.2~(2016--177)  

2016-12-26 22:24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将是一生缘

——我和照相机的故事

 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文君冬路

   (这是零九年,照相机杂志社卢月珠总编辑和我一篇邀稿的原稿,删编稿发表在该杂志上)

二、战友披毯街头为我们买相机

到60年末时,我自己已经有了两年的七十二块六毛的月薪,穿衣、吃饭基本不用花钱,而其全部留由自用,再加上以前的一些积蓄,也算是有了相当的“实力”了 。 这时的心里,已是感觉到了再不能见机而近,也不能再是老体会别人相机的时候了 。

             美丽的海南岛风光将是一生缘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
十一月中旬的一天,技术处的孔凡功,告诉我们几个比较相近战友说,他家那里已经有海鸥201相机卖了, 是(胶片)120的。又正好赶上他马上就要休假回上海。于是,我们几个人,就一起象拜佛一样地求他,一定要不辞辛苦、千方百计,给买回几台来。当时确定了买三台:买到一台归我;买到两台、三台,再分别给另两个家伙,就这么说好了。

我当年没有安排假期,是排在第二年二月回家过春节。这种节拍,更象旋风一样,把我将要拥有的那架还没有影儿的照相机,吹到了我所尚能看见的高空,不停地与风一起旋转...... 那种企盼与等待的心情,是不言而喻的。

 孔凡功按时归队的电报来了,还说事情已办好。 我们几个人自然象迎贵宾一样的,跑到十多里外,海南岛文昌的汽车站去接他。 要真的说去接他,还不如说是为去接他带回来的照相机。 他带回来三台海鸥201照相机,是上海照相机厂的最新产品。 为能买到这三台相机,他连续三个晩上,天不亮就披着毛毯,到卖相机的商店门外大街上去排队,再等到天亮,再等到商店到点开门。因为是每天限量销售,排上的,每人可以买一台;排不上的,就只好晩上再早一点来排队了! 

虽是每日限量发售,但这种共产主义分配式的销售方式,在物质极度匮乏的时期,却保证了多数人都能有机会,能够买到想要买的东西。为了保险,他每晚都去得早,宁愿多站一两个小时,每排一次队,都能买到了一台。这个冻,他也就没有白挨:冻了三个晚上,排了三次队,圆满地完成了“伟大”的使命。当我们笑着问他,为什么不穿件大衣啊,干嘛披着一个毛毯时,他告诉我们,毛毯可披可躺呀!真是佩服上海人超常的聪明! 见他受的如此这番劳苦和对朋友们的赤诚,我们几个,又到了接他下汽车的那个文昌县城里,选了最大的一家小饭店,请他吃了一顿蛋炒饭,还有一条不小的鱼、一大盘炒空心菜,另加我们高价买到的一盒猪肉罐头。 虽说饭菜简単了点,然而,在60年已经开始了过苦日子的时期,这也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大动作了! 

   用海鸥201/120胶卷相机,和老伴在家乡哈尔滨松花江畔拍的照片。又到八一建军节再回首《下》(2016--103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在有了这台相机之后,日子就又有了许多不同的内容:

~~在一段时间里,白天,有了时机和场景,就拿起201拍照。因为这是一架可以折叠的相机,携带非常方便;晚上,BD的一辆光学工程修理车,就成了我、或我们几个人的暗房。常常是,使用几块钱一公斤的边角相纸,在光学修理车车里冲洗胶卷和照片,有时通宵达旦。 然而,每次从工程车中拿出来的,却是一叠叠难以其说的照片,但劲头始终不减。对于国产照相机,不管照得怎么不好,可虽都只说是自已的水平还不行,从未有虽说过国产照相机的坏话。就是当相机的快门或什么部位自已出了毛病,也只会说,相机又叫我弄坏了。还是虽也没有怀疑过、想过和说过国产照相机的不好。这样的日子,一直持续了有一两个月。

~~豁出去了,照片上只留下了带着一小段腿的两个脚。 六二年,我所在的BD,已从海南岛移驻到了内陆广东省的韶关。这年的夏天,BD到广西桂林野营SDSJ训练。 桂林的山,陡峭而高耸;漓江的水,清沏得可以清清楚楚地,看见江底的石头和游弋的鱼虾。

有一天休息,几个有相机的战友,邀到一块到漓江去游泳、照相。在各式姿态都拍照过了以后,又有人指着离我们不远的地方,一个游泳池的跳台说,咱们到游泳池去拍照跳水!  我也毫不迟疑的跟着其他几个人,一起去了游泳池 。 我小时候,虽然也在河岸高处往河里跳过,但都是脚朝下,头朝上,捏着鼻子摔下去的。 而这次拍跳水照,是要照头朝下,脚在上的标准跳水姿势,我就不大敢跳了。在有两个人跳过之后, 我也经不起大伙的帮助,于是,我就站在了三米多高的跳水台上,豁出去了! 

在经过一次脚朝下的老样式试跳后,又爬上了跳水台,可心里还是没个底,迟疑半天也没有往下跳。 在临场的跳台上,又经下面诸多“专家”一番指点之后,下了决心,并按照下边统一的指挥口令,——!  听到跳字,我便一闭眼晴,头朝下,脚朝上扑通的一声就扎进了水里。可能就是在这瞬息间的同时,几位有蹲有坐,并处不同位置和角度的摄影“高手”们,齐刷刷地按下了快门 ......  然而,我却直线下潜,紧接着上一扑嗵的入水声,便又是个嘭咚的一声,朝下的头顶,就撞到了池底! 还好,亏得头顶骨头长得结实,除了头皮有点痛之外,别无大碍,头脑还很清醒。 随及,便手触池底一推转身,脚再往池底一蹬,几乎是从扎进水里的原点,窜出了水面!

当说了头被池底撞得不轻之后,几位“先生”才又七嘴八舌的,补教了漏教的入水后的动作要领...... 可我对几位所教的要领和有关我的起跳动作、空中姿态等等的评说,好象是一点也没有再能够听得进去!

我和照相机的故事~10.2~(2016--178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
              1960年上海照相机厂生产的

            海鸥201型/120胶片照机。

 这次拍跳水,撞一下头也还不要紧,而叫人哭笑皆非的硬是,几位“高手”为我拍的几张跳水照,没有一张是有脑袋和身子的,都是只照上了两条半截的腿举着的两只脚。 要说有所不同,也只是与两只脚连着的两条腿,或长一点,或短一点罢了。 而拿着我的相机那位老兄为我拍的跳水照,照片上只有跳台和蓝天一片,连一只脚也没有!

美丽的呼兰河《二》(2016--007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
 我的小桌上容纳着一个大d世界(2014--009) - 文君冬路 - easeFLV 文君冬路 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